黃昏時出發.jpg 河對岸的窗.jpg

由於正好將《河對岸的窗》讀完,
雖然狀況相差很多,但裡頭討論的也是關於一個女性寫作的故事。
Brian,Morton本身的主張(或說對寫作這回事的體悟 )和村上春樹相去不遠,(我並不太想將兩位作家相提並論 ,但只要想到我喜歡的作家對寫作信念或體悟有相同的方向 ,該怎麼說,有一點覺得安心吧!)他們也都在自己寫的小說中 ,借主角之口傳達出他們的意念。
簡單的說,他們都認為作家就是那種要等到回家跟自己的打字機說話 ,才會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的那種人。(這是Brian ,Morton應麥田出版社之邀寫序言時所說的話)
村上春樹則是在文章中,當朋友問他對於自己向他敘述的經歷是否足以 成為他寫作的題材時,他透露道,這是一個包含有趣要素的事件 ,但不實際試著寫出來看看是不會知道的。
兩者之間不同的地方在於,村上春樹筆調較為嘲諷中性 ,我自己是很少從中得到一些能挖出自己情緒的氛圍 ,只是不知不覺就被他的意志或觀念所引導了。(像注入我的血脈一樣 自然)
而Brian,Morton筆下的人物心理描繪極為深入 ,很輕易就隨之起伏,會覺得為什麼字字句句都好像從自己體內掏出的 那樣真切,那些醜陋的情緒都能在這裡得到認同和應證,和我讀 《麥田捕手》時一樣,好像自己也藉由故事中的人物一切遭遇得到一個 疏通與發聲的管道了。
 
該怎麼說,當故事中的人物思考,我也跟著思考。
大概是這麼回事吧。
 
這樣子的敘述方式(Brian,Morton的)也好像點了我的什 麼穴道一樣,相較於前陣子彷彿有口難言的狀態而將無名網誌收了起來 ,這兩天卻好像哪裡開了個出口讓意念與聲音流了出去似的 ,我感到自己漸漸又能夠開始寫,一點點。
我說書寫絕不可能心平氣和,因為真正的寫絕不勉強 ,不是瞪著螢幕卻空白著文字檔,強壓著腦子非擠出什麼不可 ,我想不是這樣的。勉強的文字是一眼就能看穿的,廢話與饒舌也是輕 易就能厭倦的。堆砌華麗的文字是絕對不可行的,這一點我漸漸在練習 與了解中。
 
Brian,Morton的小說確實在文字 修辭上面可說是沒什麼新意,都是平凡的敘述句,但我認為他致力與吸 引人的地方在人心的描述及氛圍養成上,寫的都是在這世界上天天都在 發生的平凡事,但他誠實的將人心醜陋、老去、被時代淘汰 、進不到主流、不得志等等情節都仔細描繪,用柔軟不激烈的手段輕描 淡寫反覆述說,閱讀的時候所得到的是滴水穿石般緩慢的情緒流 ,你絕不會感到刺激或有趣,只是慢慢的被裡頭沉重的氣氛感染 ,而且裡面傳達出來的是,再怎麼沉重,我們卻還是奮力的活了下來。

citebook51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